我是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博士我国商业银行的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0-12 05:17

  博士您好,我是南京某211高校会计专业的大四应届生。去年年底签约了国有银行其中之一家,就业地点在苏州,由于周围亲人都不是银行系统的工作人员,我对走出象牙塔到工作岗位上的这个过渡期还是有点迷茫。想请教您关于岗前培训之前自己该做的准备或者推荐相关书籍,谢谢!

  每行每业应该都一样,在年轻的时候,快速学到最多的东西,培养自己的竞争优势。我记得应该是浦发的行长,说他经过不断的业务训练,可以拿着一家企业的三张报表,2分钟就能窥探到这个企业的全貌,就能够基本确定能否贷款给这个企业。这样的功力,都是年轻的时候练出来的。所以,你懂的,多学点有难度的东西,以后成为自己的资本。具体的业务操作我不太懂,不敢妄言,书前面也有推荐一些,您可以看看。

  美国最具竞争力,盈利最稳定,2015年底股市市值银行业排名第一的商业银行是WellsFargo(富国银行),不妨读读WellsFargo2015年年报一窥为什么它这么有竞争力:

  (1)非利息收入占比高,盈利方式多样化。年报32页表1中可见,2010-2015年非利息收入占比接近50%,富国银行提供全能服务,业务包括各种贷款、保险、投资、养老计划、财富管理、经纪等等业务,盈利如此多样化且丰厚。

  (2)定位有侧重。富国银行以社区银行为主业,主要面向社区居民、中小企业,2015年新增贷款2132亿美元给了居民房贷,311亿是车贷,188亿是小企业贷,投放对象、行业高度分散化。其定位与国内主要贷款给大型企业的方式有根本区别。

  由于时间有限,先简单总结以上两点,其他的比如运营、风险管理、流动性管理等等方面的差距,请详细从年报中体会体会。

  您好,我是某四大行的基层员工,就业不到一年时间。想问,第一:现阶段到底属于银行业的困难期吗?如果是的话这个期间还要持续多久?第二:随着网络支付的兴起,现金流通越来越少,像四大行体积如此庞大,网点转型又会向哪方面发展呢?

  你好,现在城商行越来越多,各个银行间的竞争也日趋激烈,请问城商行的发展出路在哪,他们有怎样的优势和劣势?

  城商行的前身是信用社,要说竞争优势之一,就是其与生俱来的优势——与地方联系紧密,接地气,拥有大量的地方上的市民、中小企业客户。不仅如此,地方政府、财政上也会相对支持,地方政府项目是城商行的业务强项。但是,可以看到,五大商行的网点也到处都是,城商行在夹缝中求生,面临很大竞争压力。

  劣势的话,由于城市企业的行业集中度一般较高,会导致地区、行业风险过度集中,容易在经济周期中出现坏账问题(数家城商行已经在通过上市补充资本金)。

  1){ box.slide({ titCell: , mainCell: .mr_fr ul, autoPage: true, effect: topLoop, autoPlay: true, interTime:3000, vis: 1 }); } } }

  哦,我觉得这个说法似是而非。此奖先后颁给过两位华人作家,第一位确实比较偏,他叫高行健。上世纪80年代我刚开始文学创作时,高行健在国内还比较红,他那时写戏剧。后来音信杳无,原来他变成了法国人,2000年他以“法国作家”的身份获奖。国内有很多人捧他,说他下不得地。我通过朋友弄到他在台湾出版的《灵山》《一个人的圣经》,只觉得这两个书名很好,他的小说水准则一般。或许他的画比他的小说更好。第二位就是众所周知的莫言了,我上面说过,莫言在获奖之前并非“非著名”作家,他的《丰乳肥臀》《檀香刑》和《红高粱》系列都卖得很好。不过,有件事还是要提一提,莫言的名气很大程度上要感谢导演张艺谋,他1987年将莫言的同名小说改编成电影。那是一部绝对要写进中国电影史的作品,莫言想不“著名”都不行了。

  诺贝尔文学奖还曾盯上过中国的现代作家胡适、鲁迅、林语堂、沈从文,你不能说他们都“非著名”吧。至于国外的获奖者,有的非常有名,像马尔克斯、海明威、福克纳等;有的在我们这里不著名,但在国外很有影响,像略萨、石黑一雄等;当然也有十足的“冷门”,比如2016年颁给美国民谣歌手鲍勃·迪伦,就让人大跌眼镜。怎么说呢,其实颁奖与文学创作完全是两回事,创作是非常严肃的事情,而颁奖则基本上是一种娱乐。我们就把诺奖当作每年一度的游戏好了,玩游戏的人时常想改变一下花样,一来不让自己疲劳,二来更多地吸引公众视线。但一不小心,诺奖个别评委将这个游戏玩成了“性游戏”,所以去年这个奖就停了,今年据说要颁两个。这些变化都很好玩,但它绝不是文学的一部分,而只是游戏和娱乐的一部分。

  可以的,现在国家正在大力鼓励锂离子电池回收,一方面回收电池内部宝贵的金属资源,如锂、钴、镍等,一方面通过回收消除废旧锂离子电池潜在的环境污染。目前这方面的技术还不是特别成熟,国家连续几年都在通过重点研发计划这种重量级的大项目,推动锂离子电池回收循环利用。谢谢提问。

  现在国内主推新能源汽车,以锂材料作为能源之一,续航、能量密度、衰减等问题应运而生,这次的奖项颁布给锂材料贡献者,这是否可以理解为:后续的锂电池作为能源,会取得更大的进步?

  这次颁奖给锂离子电池,个人觉得锂离子电池原理跟以往电池完全是颠覆性的概念,电池内部只有锂离子在正负极层间发生移动,充分体现了科学之美。另一方面,从1991年Sony商业化至今不到30年时间内,锂离子电池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影响,正如诺奖颁发理由所言:“他们创造了一个可充电的世界”。未来锂离子电池将进一步提升能量密度、循环寿命、安全性、降低成本,将在电动汽车、智能终端、可穿戴设备、特种装备等领域得到更加广泛的应用。这次诺奖也意味着锂离子电池将在人类解决能源与环境矛盾,以及构建未来智能社会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。

  我只读过村上春树一本书,就是他最有名的那本《挪威的森林》。语言呀、故事呀、主题呀,都好,有阅读快感。但我在很多年前就说过,我更希望英国的日裔作家石黑一雄获奖。所以,当2017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颁给石黑一雄时,我的师兄、诗人龚鹏飞特意向我致电祝贺。我不是说村上不好,我只是想说,当读过石黑一雄的《千万别丢下我》之后,你就永远不会忘记这个作家。

 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“陪跑”也不是一件坏事。我相信,村上春树固然期盼获奖,但你说获奖就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,那是**。大师如托尔斯泰、普鲁斯特、博尔赫斯、卡尔维诺,都没有获奖啊。所以,村上绝不会因为没有获奖而觉得羞耻。其实,诺贝尔文学奖最大的效应就是新闻效应,年年陪跑不是比获奖更有新闻效应吗?获奖只有一次轰动,我们却年年都在为村上惋惜。这样看来,村上春树才是诺贝尔文学奖最大的“赢家”,至少他从没输过。

  一是和赔率榜单的差距。赔率本身是一些文学机构炮制出来的,它只有一定的参考性,没有必然性。赔率最高却没有获奖的现象多了去了,最悲摧的就是大家熟悉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先生了。

  二是和我们自己意愿的差距。9月9号,我在自己的天涯博客发了一篇文章,希望阿尔巴尼亚的伊斯梅尔·卡达莱和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·阿特伍德获奖。为什么呢?我读他们比较多,我喜欢、认同他们的作品。但不能说,他们就是最好的,就是必须获奖的,因为我的阅读视野很有限。比如昨天获奖的两位,波兰女作家奥尔加·托卡尔丘克和奥地利作家彼得·汉德克,我就读得很少,但他们很有名气,不仅在欧洲,在中国也很有影响,只是他们还没有影响到我,那不是他们的问题,是我的问题。

  第三种是与媒体炒作的差距。这个就更正常了。说句老实话,时下,我们关心诺奖赔率比关心文学要多得多。残雪写了三十多年,在普通民众中默默无闻,因为上了一个赔率榜变得天下皆知,这不是文学的胜利,而是新闻的胜利,是资讯的胜利。我想怯怯地和朋友们说一句,如果我们不那么关心获奖榜单,而是真正有计划地去阅读文学经典,你得到的收获会要……我不“剧透”了,呵呵。